关灯
护眼
字体:

272.二七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老叟苦着脸,“我早已说过了啊,你便是最擅此道的啊!若是陛下要求长生,便应当寻你才是。”

    不待徐福说话,嬴政已然冷声道:“你在说谎。”

    老叟惊了惊,“我、我没有……”

    “还是割掉他的嘴吧。”嬴政立即道。

    老叟这次反倒骨气上来了,当即躺下去道:“若是陛下认为我在胡言,那杀了我便是!”

    徐福皱了皱眉,看来什么都能说,唯独长生不能说?徐福总觉得这老叟有些怪异,但又找不出他哪里怪异,此时杀了他又觉得有些可惜。毕竟这老叟来历奇妙,谁能说得准,他身上还有多少东西没被挖出来呢?

    嬴政与徐福心有灵犀,闻言便道:“割唇,抽筋,锁起来。”简单干脆利落七个字,却包裹着浓浓的血腥味道。

    老叟瞪大了眼,“你你你……”

    “走吧。”徐福拉着嬴政当先转了身。

    嬴政回头看了老叟一眼。

    老叟还未出口的话,登时就被掐没在了嗓子眼儿里,整个人都倒仰下去,跌坐于地,甚至是满头大汗,好不狼狈!

    嬴政揽着徐福走远了。老叟这才重重地喘了两口气。方才……方才秦始皇望向他的眼神,竟是、竟是那般可怖,让他对上一眼,就不自觉地遍体生寒。

    他……他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老叟想到这里,陡然色变。

    ……

    走出来之后,嬴政笑道:“长生不老之术,哪有这样容易获得?问不出便也罢了。”

    徐福没再说话。他也觉得那老叟在说谎,或者说他在掩盖什么。

    “嗯,陪我吃些食物吧。”徐福很快将这些甩到了脑后去。

    “好。”嬴政揽着徐福继续往前走。

    徐福跟嬴政并肩走了会儿,发现路上再没有碰见什么方士了,不免有些惊讶,“那些方士呢?”

    “有方士胆敢在背后议论,我便将他们处死了。”嬴政淡淡道:“还有若是出现这人这般的状况,胆敢肆意到你跟前胡说,我也会处死。”大意便是,严令之下,那些人自然就不敢出现了。

    这算是将那日宴上说的话,直接了当地实践了。

    徐福想了想,还是没说什么。

    胆敢在王宫里胡言乱语的人,死了倒也不冤枉。

    只是待到两日后,徐福才发觉,原来这波处理的人中,就有那卢生,上辈子还活得挺长的卢生,这辈子竟是这样轻易丢了性命。不过想一想他辈子的做派,徐福心底浮现了三个大字,“死得好”。

    接下来嬴政安置了一番政务,再度将大权移交到了扶苏的手中,并且抛下了小可怜胡亥,随后便和徐福高高兴兴出门去了。

    “要去瞧长城,那不如再去个地方。”坐上出城的马车之后,徐福一边展开书简,一边漫不经心地道。

    嬴政给他倒好了水,方才问道:“何地?”

    “泗水。”

    “泗水?泗水是何处?”嬴政一脸疑惑。

    徐福被噎了一下。

    不过泗水本就是个小地方,嬴政不知晓也实属正常。

    “在沛县。”

    “沛县?”嬴政似乎有了些记忆,毕竟他看过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