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67章 大结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皇后强忍着剧痛,艰难地抬起头朝声音来源处望去。

    只见内殿门口站着一人,长身玉立,一身银黑色盔甲,面容精致如神祗,眼神正冷冷地落在皇后身上,将她的狼狈尽收眼底。他的双手垂在身侧,方才那道银光便是他射出的飞镖。

    正是及时赶到的秦默。

    皇后看着那熟悉却又陌生的容颜,嘴角扬起一抹苦笑。

    她挣扎着爬起身,将身子倚在一旁的高几上,勉强站立住,“我道是谁,原来是故人。”说着,幽浓的目光一眨不眨地落在秦默的脸上,神情高傲,不让自己落了下风。

    “既然知道故人要来,何故又要急着自尽?不应该先叙叙旧么?”秦默冷冷开了口。

    “怎么?”皇后讥笑一声,“秦九郎……哦不……现在应该说是太子殿下了。太子殿下难道不想我死么?若真如此,那我就谢过太子殿下的不杀之恩了。”

    “不。”秦默清冷地一勾唇,“我只是,不想让你死得这么早!”说着,看向身后的子琴,“子琴,请皇后入座吧。”

    子琴应一声诺,走到皇后身侧,躬身一礼,“皇后,请上坐吧。”

    皇后拳头握了握,强忍下心头的不安,仪态端方地走到一旁坐了下来。

    秦默也不紧不慢地走到她对面入了座。

    看秦默这姿态,皇后心中有了几分猜想,目光在秦默面上逡巡一刻,幽幽开口道,“怎么?太子殿下在等人?”

    “皇后是聪明人,应该知道,今日来的故人,可不止我一个。”

    皇后耷拉下眼帘,眼神波动了些许,片刻又抬了头,嘴角一抹诡异的弧度,“是么?说起来,倒真是许久没见过重华了。”

    “皇后很快就会见到她的。”秦默神情淡淡,语气亦是淡然,仿佛当真在跟老友闲话家常一般。

    宫中的气氛沉默了一瞬。

    “听说……重华替太子殿下生了个儿子。”皇后却似乎不喜欢这样无言的等待,很快又开了口。

    秦默撩起眼皮睨她一眼,神情不明,“皇后的消息,自然灵通。”他顿了一顿,目光四下一扫,“阿音要过来,怎么?皇后不将昭华帝姬请出一见?”

    听到公仪楚的名字,皇后强自镇定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裂缝。尚未想好该如何开口回话时,殿外又有一道熟悉而清泠的声音传来。

    “是啊!我千里迢迢而来,皇后不请昭华出来一见?”

    话音一落,门口出现了一个窈窕纤细的身影,面容清冷无匹,不急不缓朝皇后和秦默走来,眉目清婉精致,容颜更甚从前。

    见到公仪音,皇后的面容有一瞬间的扭曲,很快低垂了头,掩下眼中的不甘。

    秦默看向公仪音,眼中的神色登时柔和了许多,微微点头一笑,“阿音。”

    公仪音回一一笑,仪态万千行到皇后面前,上上下下打量了她一瞬,突然勾出一抹讥讽的笑容,“不过短短大半年,皇后苍老了许多。”

    明知道公仪音是有意用言语来刺激自己,皇后还是忍不住心中一刺,眼前公仪音愈发娇嫩的肌肤,愈发精致的眉眼,愈发雍容的气度,让她的心一点点被妒火蚕食。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皇后知道自己落在公仪音和秦默手中,今日定然难逃一死,索性不再低三下气,扬起头恶狠狠地盯着公仪音。

    “啪!”只听得一声清脆的声音,皇后的脸上出现了一个清晰的手掌印。

    皇后错愕地捂住脸颊,一脸震惊地望着公仪音。

    她怎么也没想到,公仪音会突然出手扇她!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疼痛传来,方才摔伤的腰部也隐隐作痛起来。

    “皇后,这是你作为一个阶下囚因有的态度么?!”公仪音冷冷地盯着她,语气凉淡。

    秦默瞥这边一眼,声音轻柔,“阿音,你又何必亲自动手?没得弄疼了自己的手。这种事情,你让子琴出手便是。”

    说着,示意子琴上前。

    子琴应一声,走了上去,看向公仪音道,“王妃,还要打么?”

    公仪音居高临下瞥一眼皇后,见她眼中浮现出的怨毒神情,脸色一沉,语带讥讽,“看来皇后还没有学到教训。那么子琴,你便再帮我教训教训她吧,直到她认清如今的局势为止!”说着,打了个呵欠,走到秦默身侧坐了下来,顺手拿起一旁的团扇扇了起来。

    “是!”子琴没有半分犹疑,走到皇后面前,“啪啪啪”左右开弓开始扇起皇后的耳光来。

    子琴是男子,又是习武之人,力道自然非方才公仪音那一巴掌可比,不过半盏茶的功夫,她的两边脸颊便已肿得老高,头发散乱,活脱脱一个疯子的模样。

    “停下吧。”见皇后已经被打得眼神发懵精神涣散了,公仪音才懒洋洋地开了口。

    子琴停下动作,退至一旁。

    公仪音不紧不慢地起身,走到皇后身前,俯下身子直视着她的眼睛,眼神澄澈而无辜,一边摇着扇子一边嗤笑道,“听说皇后从前甚喜赐人掌嘴之刑,今日自己受来,这滋味可好受?”

    皇后没有抬头,只有周身的怨气越来越重。

    公仪音轻哼一声,刚要再说,皇后却突然抬头,猛地吐出一口鲜血向公仪音喷来。

    好在公仪音眼疾手快,飞速用手中的团扇一挡,皇后口中的鲜血尽数喷到了团扇之上。

    秦默一怒,起身走到了公仪音身侧。

    公仪音制止了想要出手的她,将团扇往皇后身上一掷,“方才那巴掌,是我替无数曾遭你迫害的后宫嫔妃讨的。接下来,我就要跟你算我母妃的账了。”

    听到这里,一直没有反应的皇后突然仰天大笑两声,“哈哈哈,公仪音,你可知道,顾相宜那贱人到最后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她一直以为自己是产后失调,哈哈哈,若不是我买通了太医,又偷偷在她的饭食中下了药,她或许还能在这世上多苟延残喘几日呢!有她在地下等我,我这黄泉路上,也不孤单了。”

    公仪音气得浑身发抖,秦默抱住她,柔声安慰她,让她不要中了皇后的计。

    好在公仪音的失态不过一瞬,她很快冷静下来,利剑般的目光朝皇后射去,眼中光芒森冷,“既然如此,我也让你尝尝我母后当时所受的痛苦!”

    说着,转头朝外唤道,“来人,上酒!”

    有北魏士兵托着托盘应声而入,托盘中放着一白玉酒盏,盏中有金珀色的酒酿微微晃动着。

    公仪音看一眼托盘中的酒酿,声音中带着漫不经心的狠厉,“不知皇后可曾听过,明月夜的沉梦?”

    皇后没有出声。

    公仪音也似乎并不想等到皇后的回答,自顾自往下说,“明月夜皇后定然是知道的,毕竟,昭华的孩子就是在那里流掉的。这沉梦,是明月夜特酿的好酒。酿沉梦的水,需取雨水节令的雨,白露节令的露,霜降节令的霜,小雪节令的雪各一盅,再加上野白蓼子花,五加皮,桂枝,甘草,麻黄,白茅这六子草本,并三寸雪糯酿制而成。最后还需成年的桃树下埋上七七四十九天方能开封。所以其甘冽醇厚的口感,连宫中御酒也不及。”

    她将酒杯端到手中,微微晃了一晃,“白绫和毒酒,我本该让皇后在这两样当中自选一样的。但是三尺白绫的话,未免太过便宜你了,我便替你做了决定,饮了这沉梦如何?因为是皇后,我才特意命人千辛万苦找了坛沉梦来。”

    皇后忍下身体的不适,冷冷开口,“如此说来,我还该谢谢你了。”

    公仪音状似天真的一笑,眼中带着刀锋般的残忍,“感谢就不必了,只要皇后好好配合,乖乖喝下这杯酒,也就不枉我的苦心了。”

    皇后瞪她一眼,语气中已经有了掩盖不住的恐惧,“你在这酒里加了什么?”

    “牵机。”公仪音缓缓启唇,吐出两个字。

    皇后眼中闪过一丝疑惑,可接下来,一股凉气自心底升起。她并未听过这个毒药,只是看公仪音的神情,就知道这定然不是普通的毒药。

    公仪音似乎看穿了皇后的心思,淡淡解释道,“皇后当然不会知道这味毒药,因为……这是我花费了大半年的时间,特意为皇后研制出来的。服之后头足相就,如牵机状,故名,牵机。”说着,她将酒杯递到皇后面前,“皇后,请吧。”

    皇后心底愈发惊恐起来,手一抬,就想将公仪音手中的酒杯打翻在地。秦默及时出口,将她的手扇了回去。

    公仪音不耐地一皱眉,转身看向子琴,“子琴,既然皇后敬酒不吃吃罚酒,那便麻烦你了。”

    子琴应声,指挥两名士兵按住皇后手脚,然后上前一把钳制住皇后的下颌,用力将酒杯中的沉梦朝皇后口中灌了下去。

    皇后痛苦地挣扎着,然而又怎么拗得过三人的力气,很快,酒液被她尽数喝下。

    喝下之后,皇后顷刻间便有了反应,头部开始不断抽搐,手脚也开始剧烈抖动起来,面如死灰,眼睛外凸,脸上是无比痛苦的神情。

    她费力而痛苦地伸出双手扼住自己的咽喉,似乎想尽快解脱,可手上无力,又不受控制地颤抖,根本就没办法施力。牵机的药性越来越强,皇后抖得在地上痛苦地打起滚来。

    终于,她抖动的频率渐渐降低,最后,足部和头部相交,弯成一个弓形,躺在冰冷的地上没了气息,只有眼白还外翻着,呈现出可怖的死相。

    曾经在后宫叱咤风云两朝为后的陆妙容,最终死在了自己受尽荣宠的宫里。

    秦默伸手捂住公仪音的眼,不想让她看到这恶心的画面。

    公仪音却摇摇头,将他的手放下,目光看向他腰间的剑,“阿默,借你的剑一用。”

    秦默没有问她要做什么,将剑拔出递给了她。

    公仪音双手握剑,站到了皇后的尸体面前。她凝视了一瞬,深吸一口气,忽然举起手,只见手起剑落间,皇后的头被砍了下来!顿时鲜血飞溅,有一两滴溅到公仪音的素裙之上,格外显眼。

    子琴吃惊地瞪大了双眼,震惊地看向公仪音。

    他没想到公仪音居然有这么大的胆量!

    便是秦默,此时也微微皱了皱眉,抬步上前拿下她手中的剑,有些心疼地低声道,“阿音,你又何苦逼自己经历这些?这些事情...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