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九十五章 魔剑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北境遥远动荡的黑暗年代仿佛还在昨日,那个时代它还远未稳固地归于考林—伊休里安的治下,杀戮,阴谋与毒计是那个时代的主旋律,在最后一位‘北境之王’倒下之后,这片土地才有了今时的模样。

    但也留下了那个古老的预言。

    昔日的仇恨与杀戮必将会重临,一如今日。

    箱子握着雕银花的细剑从城墙上一路杀下来,其间也不知道刺倒了多少个敌人,血水顺着剑刃滴落,汇入阴暗幽郁的台阶石板之间,染红了冰冷的积雪。

    他喘了一口气,只感到一阵阵乏力,下意识将手按上了那披着漆黑鸦羽的剑柄,但犹豫了一下,又轻轻放开。

    那是一把魔剑。

    瑞德让他尽量少用那把剑,方鸻也是这么说的,虽然魔剑不魔剑在选召者看来未免太危言耸听,但箱子还是选择听从队长的命令的。

    而且每一次使用那把剑,体力就会剧烈地消耗,眼下还不到用它的时候。

    血眼雇佣兵转眼之间攻破城墙,身形出现在了那上面,他们居高临下看着这个少年,嗜血的光芒藏在暗紫色黑暗的眼神中。

    外人说他们是山民的一支,在黑暗的时代藏入山林的野人的后代,在古塔有许多这样的民族,但在北边的塔伦却很少见。

    但箱子看这些人却像是影人的傀儡,那暗紫色的眼神中犹如跳动着冰冷的火焰,像是幽灵一样直摄人心。

    箱子啐了一口血痰,再度举起剑来,虽然手臂已经微微颤抖,但他还是站的笔直。

    他和玛尔兰的圣殿骑士被冲散,时至此刻已经退无可退,身后便是那个小女孩——还有她的姐姐,那个盲眼的柔弱的少女。

    再说他从来不认为眼前这些土鸡瓦狗能打败自己,因为他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杀死,他是莫得里安-箱。

    剑刃如同一道银色的闪电,刺入了那个血眼佣兵的咽喉,他似乎还没反应过来,瞪大焕涣散的瞳孔之中倒映着死亡的临近,但只能发出咯咯毫无意义的声音。

    箱子又反手抽出魔剑,双手各持一剑,一剑刺入那人的胸膛。

    他虽然不使用魔剑,但却可以让它饱饮鲜血,一来可以增强魔剑的力量,二来魔剑似乎有吞噬黑暗灵魂的能力,可以斩草除根。

    魔剑似乎真的痛饮了那人伤口的鲜血,剑刃漆黑犹如星夜,那雇佣兵暗紫色的眼神都黯淡了下去。

    那几个雇佣兵似乎察觉到了这一幕,怒吼道:“你对他做了什么!?”

    “那是什么邪门的武器!”

    但箱子没心思理会这些人,他听到身后风声袭来,迅捷地启动了一个水晶插件,身形一闪,让巨刃只斩中一道虚影。

    那是术士的闪现法术,雇佣兵们大吃一惊,但箱子从没告诉过这些人自己单纯是个剑士,他脚尖在地上一点,又折返回来,黑暗中横过一道银色的剑刃。

    当一声剑刃颤鸣着交击在一起,但箱子灵巧地错开一步,中途变招,细剑贴着对手的刀刃一带,一剑在那人咽喉强开了一道口子。

    他再转身,用另一只手上的魔剑一剑向对方颈项处斩下,魔剑的剑刃利如一片薄羽,毫不拖泥带水斩下那人头颅来。

    血箭喷射出几尺高来,染血的头颅死不瞑目地顺着台阶一路滚落下去。

    无头的尸首好像这才软绵绵跪倒下去,歪在污浊的积雪之上。

    箱子越打越快,一个雇佣兵向他扑了过来,似乎意识到他的棘手,想要限制住他的行动。

    但他只扑了一个空。

    箱子侧身一让,用手一引,将城墙上的碎砖生生拔出,引发了一场小型的崩塌,砸在这些人身上。

    他自己穿过人群之间,快得像是一道变幻不定的影子,已分不出哪里是残影,哪里是真身。

    箱子似乎自己都没有察觉自己无意识之间用上了’鸦羽’的力量,每死在那剑下一人,魔剑的力量便强上一分。

    雇佣兵们越打越是心寒,身边同僚正一个个减少,而那个恶魔一样的家伙却毫发无损——讽刺的是,现在轮到他们害怕恶魔了。

    那个少年先前或许还表现出些疲惫,但越打下去越像是一台冷酷的杀戮机器。

    精准,高效,毫不拖泥带水。

    那根本不是人。

    伤亡终于越过了他们心中的底线,雇佣兵好像是不约而同失去了抵抗的意志,他们从边打边退,到丢下武器掉头就跑,顷刻之间,引发了一场小规模的溃败。

    但箱子举起剑来,从虚空之中召来一群漆黑的渡鸦,毫不怜悯地将鸦群风暴引向这些逃跑的士兵。

    鸦群吞噬了血肉,带来一场杀戮的风暴,当黑暗之潮退去,箱子的目光才恢复了本来的色泽。

    他愣了一下,才意识到自己用上魔剑的力量,忍不住低头一看,但忽然之间一阵阵脱力的晕眩袭来。

    还未等他站稳,忽然胸口受到重击,一支羽箭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那个地方,鲜血即刻浸透了衣袍。

    他抬头看去,才发现城墙上又出现了新的敌人,他一时的胜利,并不能改变战场上的什么。

    那几个雇佣兵放下手中的魔导十字弓来,走近了过来。箱子握着剑摇摇晃晃撑在地上,面无表情地试图再站起来,但却虚弱得动弹不得。

    他抬起头,看到一道阴影出现在了自己前方。

    少年想也不想,反转剑刃一剑刺向自己的咽喉。

    当迷离的白光在视野中再一次归拢之时,箱子才有点茫然地看清了自己是在米莱拉的复活圣堂中。

    少女如水一样的眸子正默默注视着他,虽然目之中略显得有些空洞,但眉毛之间细微的动作已经透出了她担忧的心情。

    这是箱子的第一次复活。

    他知道自己复活的时间是一刻钟,他想知道这一刻钟内发生了什么,对方攻入要塞了么?

    少女虽然目不能视,但却仿佛从他的沉默中读出了他的想法,虽然箱子总是沉默,但她也心细如发。

    “瑞德先生命令留作后备的米莱拉的骑士组织了一次进攻,将城墙又夺了回来。”

    “骑士们都说瑞德先生来历不凡,一般人不会有这样老练的安排。”

    “瑞德先生让你休息一下,城墙暂时已经安全了。”

    但箱子摇了摇头,默默拔出剑又向外走去,一种冷酷的情感似乎萦绕在他心中——只有杀死了敌人,杀死所有人,才能守护这一切。

    但一只冰冷柔弱的手握住了他的手。

    “请……务必要小心……以及……以及注意自身的安危……”

    少女怯怯地低着头,不敢阻拦,只用最怯懦与期盼的语气轻声说道。

    箱子默然片刻。

    他看着那无神的目光,冰冷的心似乎化开来了一点。

    但一个熟悉的声音,正从人群中传来:

    “……杀戮是否只能用杀戮来偿还,昔日仇恨的种子,古老的预言,今日真在应验么……”

    箱子下意识止住了脚步,向那个方向看去,看到那道高大的身影,手按着佩剑,站在人群之中,正看着自己。

    他认得出这个中年人,灰鸮镇上面包房的老板。

    但对方与那时已经完全不同,脸庞的线条如同斧凿刀削一般,目光锐利,嘴巴像是抿着的一条细线:

    “年轻人,你是否相信命运的安排?”

    箱子点了点头,冷漠无情的杀手当然相信命运的安排。

    那人轻轻摇了摇头:

    “但命运是个很坏的东西,昔日的王者用自己的血写下那个预言之时,他又何尝想过自己付出了什么?”

    他目光落在箱子的两把剑上:“那虽然是我的先祖,但不代表着我要继承他的一切,那位北境之王相信既定的命运,而你也相信,这很难说不是一种巧合。”

    但选召者是一种很复杂的存在。

    他们被一个艾塔黎亚的原住民很难以想象的多元化的世界塑造出迥异的性格与面貌。

    正如同此刻的中年男人无论如何也不可能会想到,他口中的命运,与箱子所认知的命运,根本不是同类的东西一样。

    “……那其实不过是摆布你的一双手,有些是无心,有些则是有意——当你为了心中难平的欲壑而出卖自身时,你就难以再逃离那个囚笼,那时纵使高傲如君主,也不过是命运的囚徒。

    你相信那一切么?是仇恨引来了杀戮,争斗必以鲜血来平息,那个受诅咒的君王,在临死的那一刻立下预言,昔日背叛之人,必将自偿恶果。”

    箱子摇了一下头。

    那个中年人嘴角也翘了一下:“没人会信,若是仇恨引来杀戮,昔...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